空气质量糟糕时该如何保持健康?

发布日期:2023年6月9日 作者:Beth Dougherty 2023年6月7日,因加拿大山火的烟雾南移,纽约市的空气质量达到世界最差水平。现场的照片显示,纽约市天空呈橙色,几乎看不清天际线。 空气污染不仅是全球死亡率的元凶之一,还与癌症密切相关。美国肺脏学会(American Lung Association)指出,此次因森林火灾导致美国纽约和东部地区产生极端污染颗粒,长期接触此类颗粒污染会加剧罹患肺癌(lung cancer)的可能。 近期,英国一项研究表明:接触柴火烟雾的主要成分PM2.5(直径小于 2.5 微米的微小颗粒)会导致肺脏细胞突变,从而诱发癌症。 遗憾的是,随着气候变化的持续,美国森林火灾产生的烟雾预计会逐渐增多。 我如何保持健康? 了解空气质量指数(AQI):网站AirNow.Gov列出当前的空气质量指数(AQI)和近期预报 在空气质量不健康或有害时避免外出活动:在空气质量指数较差时,敏感人群——如心脏病或肺病患者(包括哮喘)、老年人、儿童、青少年,或需要格外限制户外活动。 例如: 您需要遛狗吗?如果您不是敏感人群,外出时请佩戴口罩,尽量缩短外出时间。如果AQI指数超过300,请避免出门,直到空气质量有所好转再考虑外出。 计划外出野餐?如果AQI指数超过151,需考虑改天,或者到通风好的室内进行,减少户外活动时间。 计划带孩子去野外活动?如果AQI指数超过101,需考虑改天,或者到通风好的室内进行其它活动 佩戴N95口罩:如果您在AQI指数不健康时仍需外出,请佩戴新冠肺炎(COVID-19)所用的N95口罩 考虑在室内用空气净化器,或开空调过滤室内空气:尤其是AQI指数预计很高或者持续多日居高不下时。居住在较老房屋的人群也可以考虑密封漏水的窗户,就像冬天做好室内保温一样。 定期更换空调滤芯和空气净化设备的过滤器:如果您所在地区的空气质量指数长期或经常处于较高水平。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

烹饪用油和癌症:必知事项

发布日期:2023年9月14日 作者: Lukas Harnisch-Weidauer 医学审校:Timothy Richard Rebbeck博士(Timothy Richard Rebbeck, PhD) 在烹饪领域,以橄榄油、鳄梨油、植物油和菜籽油为代表的烹饪油是必不可少的。然而,在用油煎炒烹炸的同时,人们也在担心食用油和癌症之间是否存在关联。 目前,学界正在研究食用油和癌症的关系,同时也在探索烹饪过程中产生的化学反应,然而尚未得出最终结论。有些动物实验表明,在高温烹饪过程中产生的有害化合物可能会导致有些食用油与癌症相关。 这种担忧从何而来? 在有些国家,人们习惯用明火烹饪,油脂(以及食物中的其他化合物)因为燃烧和冒烟导致致癌物释放,这是用油脂高温烹饪最主要的担忧之一。有人认为,在世界某些地区,用高温烹饪是诱发鼻咽癌、食道癌和其它癌症的主要原因。目前,这种烹饪方法还不清楚是否与美国人的烹饪习惯相关。 在油炸或烧烤的过程中,当油脂加热到超过燃点时,它们会产生一种叫做氧化的化学变化。这会产生诸如丙烯酰胺(acrylamide)等有害化合物。 尽管学界还在研究,但是很多机构和组织都对致癌物或可能致癌的物质作出判定。国际癌症研究机构(The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将丙烯酰胺划分为“可能的人类致癌物”;美国国家毒理学计划(The US National Toxicology Program)将丙烯酰胺归为”可合理预期为人类致癌物”。 此外,美国环境保护局(EPA)表示:“丙烯酰胺很有可能使人类患癌。”重点是,这些判定主要基于实验室动物模型的研究,而非人类摄入食物中的丙烯酰胺。迄今为止,在人群中进行的回顾研究表明:膳食中的丙烯酰胺不太可能与罹患最常见癌症的风险相关。 两者之间的关系并不直接相关,而且油也可以作为健康饮食中的一部分。例如,橄榄油因有益于心脏健康而著称,它含有丰富的抗氧化剂,可抵消氧化压力。此外,以玉米油和大豆油为代表的食用油因其化学结构易氧化,而形成多不饱和脂肪酸(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s) 底线在哪儿? 在评估这些问题时,语境至关重要。如果您偶尔在家用精炼油进行高温烹煮,这大概率是没问题的。倘若您担心丙烯酰胺,可以使用燃点更高的食用油(如:鳄梨油、花生油或精炼橄榄油)来炒菜或者烤制食物。 归根结底,食用油与癌症的关系涉及很多变量,从烹饪技术到食用油的选择,甚至会被个人的遗传易感性影响。研究还在继续,但目前显示的证据表明:在适当加热的情况下,人们在家里使用食用油是安全的。 以下是常用食用油的燃点一览: 食用油种类 燃点 鳄梨油(也称牛油果油) 520华氏度 (约为271.1摄氏度) 葵花籽油 450华氏度(约为232.2摄氏度) 葡萄籽油 420华氏度(约为215.6摄氏度) 芥花籽油(canola) 400华氏度(约为204.4摄氏度) 植物油 400华氏度 (约为204.4摄氏度) 精炼橄榄油 390 – 470华氏度(约为198.9-243.3摄氏度) 初榨橄榄油 350 – 410华氏度(约为176.7-210摄氏度) 椰子油 … Read more

我是女儿,也是患癌母亲的看护人

发布日期:2023年9月11日 作者: Julia Segovia 我母亲Melbey Segovia在2016年2月确诊卵巢癌(ovarian cancer),3个月后她又确诊患有3期卵巢癌,当时她已经做过子宫切除术并开始化疗。 起初,妈妈并没马上告诉我这个噩耗,我感到很生气;后来我明白了:这是她在保护我。当时,她和我外婆住在波士顿,而我在加利福尼亚州求学。妈妈深知,一旦她告诉我这个消息,我一定会离开学校,回来照顾她,这点毋庸置疑,所以她把确诊的消息当作秘密,没有马上公开。 2016年年底,妈妈的癌症进入康复期,也继续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Susan F. Smith妇女癌症中心妇科癌症科定期就诊,主治医师是Susana Campos博士(Susana Campos, MD, MPH)。2017年5月,我从学校毕业,同时我们也得到了妈妈癌症复发的消息。Campos博士说,妈妈的余生可能都要跟癌症相伴了,但是她还能选择多种治疗方案。 于是,我回到波士顿照顾妈妈,让她能够及时就诊。对于一个刚刚毕业的21、22岁的我而言,这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妈妈从未强迫我成为一个看护人(caregiver),她希望我能过自己的人生,但是我觉得看护她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诚然,这很艰难,这一路上的磕磕绊绊也让我学到了很多经验。 别把事情藏在心里 我跟朋友敞开心扉,分享我的担忧和恐惧,他们也很支持我。我的经验是,把自己的感受闷在心里是不健康的。 找一些能“开小差”的事 当时,我不仅在读研究生,还是全职的老师,这都是很好的分心策略。每逢周五和周六,我都试着跟朋友约好外出。 分享你独有的故事 除了自己的感受,我妈妈很喜欢聊其它的事儿。比如,我会跟她分享我班上学生的事情,她每天都会问我:“你的学生怎么样了?” 再比如,我当时正在约会,跟她说:“妈,这人一言难尽。”她都很喜欢这样的分享。 让爱你的人帮助­你 在家里,我负责买菜,但是妈妈坚持她下厨、打扫卫生。有一次她做完化疗,第三天的时候,妈妈一直犯恶心、没有精神,但除此之外,她每天都会帮我做好带去学校的午餐,当我回家时,晚饭也准备好了,这让她觉得自己还有用武之地。 长途、短途旅行 有一年妈妈过生日,我带她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玩了四天,但是没必要次次都如此大张旗鼓。就算带她去市中心或者商场转转也是好的。当妈妈不用化疗且精力相对充沛的时候,我会尽最大努力让她享受时光。 不要有愧疚感 我深知,“不要有愧疚感”这几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有几次,当我跟朋友外出时,我会想:“我能做很多事,但是妈妈不行。我的生活可以没有疼痛,但她不行。”但更重要的是,你要给自己留出时间,因为到最后,这样不仅让你更快乐,还会让你的亲人更健康。 读懂患者的肢体语言 起初,当妈妈听到坏消息时,我会马上安慰她说:“别着急,一切都会好的。”但过一阵她对我说:“你别再这么说了。”这让我学到了察言观色的重要性:先观察妈妈的感受,别急于安慰。 和心理健康专业人士交谈 我常常觉得孤立无援,因为我不知道还有谁跟我有着相似的精力。我的朋友当然会听我倾诉,但是我作为看护人遭遇的身心健康挑战,可能是朋友们无法理解的。所以,我会向受过心理健康培训的专业人士求助,每周至少花一个小时倾诉我的感受。 无论亲人是否在场,与患者的医护团队沟通 如果你担心一些问题,一定要分享出来。有几次,我妈妈很痛苦,但是她并不想让我告诉她的主治团队。她会说:“我真的已经厌倦了坏消息。我不想再去急诊室了。”有一次,妈妈呼吸困难、身体十分不适,但她不想让我告诉Campos博士。我还是跟Campos博士沟通了,最后她们发现妈妈肺有积水,也正是那时我们得知妈妈的癌症扩散了。 Campos博士和丹娜—法伯的每个人都对妈妈和我们全家人特别好,我也十分欣赏主治团队跟我们全家人的诚恳相待。妈妈的癌症在5年内复发了3次,但Campos博士团队总会安慰妈妈,不仅在她需要的时候给她温暖的拥抱,还总是询问怎么能更好地帮助她。 最后,我妈妈进入临终关怀,在2021年5月4日离世。那一刻,我领悟到:在世的人,无论怎样悲伤,都是可以的。对我有益的方式是大哭一场(无论是自己哭还是有朋友陪伴),然后出去走走。永远别让任何人对你说: “你会扛过去的。”这根本不是扛过去的事情,而是让我们学会“绕”过它。我想我可能永远都不会释怀妈妈的离去,但是我会努力继续过好我的生活,这也是妈妈的夙愿。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

阿斯巴甜:必知事项

发布日期:2023年7月14日 作者:Beth Dougherty 医学审校:Timothy Richard Rebbeck博士(Timothy Richard Rebbeck, PhD) 近日,阿斯巴甜(aspartame)作为减肥汽水和许多无糖食品中的甜味剂,与汽车发动机废气和手机的射频波一样,被世界卫生组织(WHO)划分到为“可能致癌”的范围内。这项决定由世卫组织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提出,引起广泛关注。 为此,我们采访了丹娜—法伯的癌症预防学专家Timothy R. Rebbeck博士(Timothy R. Rebbeck, PhD),Rebbeck博士详细解读了阿斯巴甜涉及到日常生活选择的一些问题,比如:能不能喝减肥汽水? 问:您如何评价阿斯巴甜可能致癌这一新闻? 答:最重要的一点在于,IARC这项决定并不等同于公共卫生信息。IARC是一个专注于癌症研究、预防癌症的机构,它引领我们科学家做更深入的研究。将阿斯巴甜列入可能致癌范围的分类驱动了良性的科学发展,因为科学本就应该不断进步,并指明我们学习更多知识、受益的节点。 问:世卫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这一决定会改变人们的日常行为吗? 答:我不认为这项决定应该改变人们的日常行为,比如:喝减肥汽水或者摄入含有阿斯巴甜的食物。世卫组织制定食品添加剂安全标准的委员会指出,一个人只有在大量摄入减肥汽水后(对普通成人而言,一天摄入超过12罐以上),才会超过阿斯巴甜的建议安全限量。 您知道吗?IARC以证据的确定性将物质分为不同等级。分级不能反映与暴露相关的风险程度。例如:暴露于辐射和饮酒的等级是一样的,尽管暴露于低剂量辐射的风险要高很多。 1级(Group 1 ) 确认对人体致癌 吸食烟草、摄入酒精、太阳辐射、电离辐射 2A级(Group 2A ) 极有可能对人体致癌 二氯二苯三氯乙烷(DDT)、食用红肉、食用加工肉类、高温油炸产生的废气 2B级(Group 2B) 有可能对人体致癌 汽油发动机废气、射频点播、铅、阿斯巴甜 3级(Group 3) 因证据不足无法分类 喝咖啡、水银 我很担心患癌,我难道不该提前做些什么预防措施吗? 如果您担心患癌的风险,或许,您可以考虑下着实会影响健康水平和患癌风险的一些改变。比如,您可以减少接触那些1级致癌物,它们比阿斯巴甜更让人忧心。切勿吸烟(或考虑利用有效的资源戒烟),尽可能避免食用加工肉类,减少红肉摄入,注意防晒。 阿斯巴甜的安全界限:自1981年起,粮农组织/世卫组织食品添加剂联合专家委员会(JECFA)将阿斯巴甜的安全限值设定为40毫克/公斤。通常一罐12盎司的减肥汽水含有200毫克左右的阿斯巴甜。 对于体重为150磅的成年人来说,这相当于一天摄入17罐减肥汽水。 正如IARC对阿斯巴甜的评估一样,JECFA重新评估了阿斯巴甜的限值,也重申了现有的可接受限量。 我曾以为阿斯巴甜是安全的,为什么又出现了阿斯巴甜和癌症相关的信息? 在人类食品供应中,阿斯巴甜是学界研究最多的食品添加剂之一。根据现有的研究,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和粮农组织/世卫组织食品添加剂联合专家委员会(JECFA)为代表的组织和机构在有限范围内将阿斯巴甜是视为安全的。 目前,尚未有足够证据表明人们摄入含有阿斯巴甜的食物和饮料与癌症风险加剧相关。事实上,这是IARC首次将阿斯巴甜作为有可能致癌的物质进行评估。 有一些研究显示,食用人工甜味剂的人群罹患某些癌症的风险略有增加。有些基于啮齿类动物展开的阿斯巴甜实验也表明,阿斯巴甜可能对动物有致癌影响,尽管研究结果尚且存在争议。 虽然新数据量不足,但新的数据足以促使IARC表示:“让我们来审查一下证据。” 我对人工甜味剂特别担心,有没有比它更好的选择? 谈起人工甜味剂,我们了解最多的就是阿斯巴甜。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阿斯巴甜用于食物和饮料生产已有40余年的历史。相关机构对其它较新物质的研究尚不充足,因此我们对这些物质与癌症的关系了解尚浅。 糖可以作为一种选择。糖本身不致癌。但是摄入糖与肥胖症、糖尿病及其它新陈代谢疾病有关。此外,肥胖症与癌症的风险密切相关。 如果您想尽可能降低风险,您可以考虑饮用普通白水或不加甜味剂的饮料。市面上有很多水和气泡水,它们都不含任何人工甜味剂或糖。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

肺癌有哪些类型?

发布日期:2023年9月25日 作者:Lukas Harnisch-Weidauer 医学审校:Kennith L. Kehl博士(Kenneth L. Kehl, MD, MPH)   肺癌有很多类型,从根本上看,肺癌可分为两大亚型:小细胞肺癌(SCLC)和非小细胞肺癌(NSCLC)。 正如每个人是独一无二的一样,每种肺癌也是独一无二的。在丹娜—法伯罗氏胸腔(肺)癌症治疗中心(Lowe Center for Thoracic (Lung) Cancer Treatment Center),肿瘤内科学家们与病理学专家们通力合作,精准甄别出每一位患者所患肺癌的类型。因此,肿瘤内科学家们能为患者制定最佳的治疗方案。 例如,基因检测可以用来寻找诸如EGFR基因突变的标志物,作为特异性药物的靶点展开治疗。 小细胞肺癌(Small cell lung cancers) 小细胞肺癌通常与吸烟有关,根据癌症的分期,医生往往用化疗(chemotherapy)和(或)放疗(radiation)治疗。与非小细胞肺癌相比,小细胞肺癌往往更少见,但也有可能更具浸润性,可迅速转移或扩散到身体其它部位。 在过去研究的成果上,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一直致力于拓展小细胞肺癌的治疗方案。2000年,丹娜—法伯科学家Gordon Freeman博士(Gordon Freeman, PhD)发现了PD-L1通路,为免疫治疗奠定了重要基础,免疫和化疗的组合疗法有望延长一些患者的生命。目前,相关的临床试验也在展开,以提高以免疫疗法为基础的疗效。 非小细胞肺癌(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s)  非小细胞肺癌(NSCLCs)是最常见的肺癌类型,占肺癌病例的87%。与小细胞肺癌相比,非小细胞肺癌的生长和扩散速度往往更慢。 非小细胞肺癌有多种分类: 腺癌(Adenocarcinoma):产生于肺深部上皮组织的细胞里 鳞状细胞癌(Squamous cell carcinoma):往往产生于肺中心的气管旁,也称支气管(bronchus) 大细胞癌(Large cell carcinoma):可产生于肺脏的任何部位,往往比腺癌或鳞状细胞癌的生长和扩散速度快 类肿瘤(Carcinoid tumors):神经内分泌细胞(neuroendocrine cells)组成类肿瘤。类肿瘤往往生长缓慢,医师以手术展开治疗   在早期阶段,手术和化疗往往作为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方案,有时也伴有免疫疗法、靶向疗法和放疗。在较晚期阶段,胸腔肿瘤学家通常首选化疗、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胸腔肿瘤学医生Kenneth L. Kehl医生指出:“正因丹娜——法伯科学家们一直致力于研究癌症的分子驱动因素,使得所有肺癌类型的治疗方案都在不断拓展。” 医学审校人简介: 2008年,Kehl博士毕业于美国西北大学范伯格医学院,获医学博士学位。此后,他在布莱根和妇女医院完成内科学医师培训,又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完成血液学和肿瘤内科学培训,并于2017年加入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人口科学部门和罗氏胸腔肿瘤学中心(Lowe Center for … Read more

什么是细胞周期?它与癌症有什么关系? 

发布日期:2023年5月16日  医学审校:Robert J. Mayer博士(Robert J. Mayer, MD)  细胞周期包含一系列步骤,包括:活细胞生长、复制其DNA,并分裂成两个相同的子代细胞,每个子细胞获得母本的一份拷贝。当每个子细胞被封存在自身的膜内时,细胞周期完成,为开启新的细胞周期做好准备。  细胞周期以一种精确运转的方式展开,确保细胞将DNA的精准拷贝遗传给其子代细胞。在分裂前的DNA复制或DNA迁移到新形成的细胞的过程中,如果出现任何错误,那么细胞的遗传程序都会出错,从而导致癌症或其他疾病的产生。  细胞周期的分期(Stage)  在含有细胞核的细胞内,细胞周期有5个分期:  G0期:细胞尚未分裂,在体内中正常运作  G1期(gap 1):细胞生长  S期 (synthesis 合成) :细胞复制其DNA  G2期 (gap 2) :细胞准备分裂  M期 (mitosis 有丝分裂) :细胞核(nucleus)和细胞质(cytoplasm)分裂,形成两个子代细胞  人体细胞用90%的时间完成前三个分期, 统称分裂间期(interphase)。  细胞周期的持续时间因细胞类型而异。大部分人体细胞在24小时左右完成周期。快速生长的细胞(如肠道内壁细胞)或在9-10小时内完成分期,而肝细胞的分期则超过一年,神经细胞的分期则需更多年完成。 细胞分期和癌症   在细胞周期任何阶段出现的失误或错误——特别是在DNA复制或DNA分配给子细胞的过程中出错,都会驱使细胞向产生癌变的方向演化。  细胞周期含有若干检查点,其作用类似流水线上的阀门,让细胞“扫描”问题并采取必要的修复措施。细胞借此机会来确认自身生长到应有的大小、正确地复制了自身的DNA、准确地排列了用于分裂的染色体。细胞或修复错误,但如果严重的话,细胞也会通过自毁的方式避免将自身的错误传给后代。  若干蛋白质控制检查点,其中最重要的检查点之一是p53,它在细胞周期中主要在G1检查点上作用。当一个细胞的DNA受损时,一个蛋白质激活p53,p53终止细胞周期并下达修复的指令,如果出现不可修复的损伤,p53会引起细胞消亡。p53对健康细胞的延续而言至关重要,它也被视为基因组的护卫。  如果p53消失、发生故障或者比活性低于正常水平,它或许会让携带受损DNA的一个细胞进入细胞周期的下一阶段,增加DNA拼写错误且遗传给子细胞的几率。这种错误在多个细胞周期中不断累积,就会向癌症迈进一步。p53 是人类癌症中最常见的突变基因。  化疗如何影响细胞周期?  在细胞周期的不同阶段,不同类型的化疗(chemotherapy)药物会对癌细胞发起攻击。  有些化疗药物对细胞周期的一个特定阶段作用。例如,抗代谢药(antimetabolite)和叶酸拮抗剂(antifol)就以S期为靶点,干扰DNA分子的构建。博来霉素(bleomycin)和依托泊苷(etoposide)和其它药物则以G2期为靶点,使DNA断裂;长春花生物碱类(vinca alkaloids)以M期为靶点,防止染色体在细胞分裂的过程中正确排列。  还有一些药物可作用于分裂中的细胞,无论细胞周期。这些药物包括:烷化剂(alkylating agents)——与DNA结合并阻止DNA复制;嵌入剂(intercalators)——起作用是扭曲DNA双螺旋的正常形状和结构。  第三类药物对癌细胞作用显著,无论癌细胞处在细胞周期的何种阶段。这些药物包括:皮质类固醇(corticosteroids)和激素拮抗剂(hormone antagonists),其作用机制是与细胞受体结合,防止细胞接收到生长信号。  放疗如何影响细胞周期?  辐射会杀死处于积极分裂中的细胞,即不处于G0期的细胞。因为癌细胞无序生长,与正常细胞相比,它们或需要更多的时间完成分裂,所以癌细胞特别容易受到放疗的影响。  靶向治疗如何干预细胞周期?  靶向疗法(targeted therapies)是一组抑制与癌症有关的特异性细胞蛋白质的药物。靶向疗法的药物有一部分作为标准治疗用药,有一些尚处于临床试验中,其核心聚焦于在细胞周期中起到关键作用的蛋白质。  以CDK4和CDK6蛋白质为例,这两种蛋白质在细胞周期的一个重要节点扮演着保护的作用,即细胞从G0期和G1期向S期过渡。在有些癌症病种中,CDK4和CDK6蛋白质的异常会使细胞分裂进入高速运转的状态。以CDK4/6抑制剂(CDK4/6 inhibitors)为代表的的药物干扰这些蛋白质,有助于阻止细胞周期的展开。在某些情况下,癌细胞不仅停止分裂,还会丧失所有用于循环和生长的能力,使得肿瘤缩小。CDK4/6抑制剂在治疗晚期雌激素受体阳性和HER2-阴性乳腺癌(advanced estrogen receptor-positive and HER2-negative breast … Read more

什么是三阴性乳腺癌?

发布日期:2016年4月22日 更新日期:2023年5月4日 医学审校:Ana Garrido-Castro博士 三阴性乳腺癌(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是乳腺癌的亚型之一,其癌细胞不含雌激素受体(estrogen receptors)或孕酮受体(progesterone receptors),且不含HER2受体或含量较低。三阴性乳腺癌在乳腺癌的占比约为15%,在某种程度上,它可以比激素阳性或HER2阳性乳腺癌的浸润性更强。 哪些人罹患三阴性乳腺癌的风险最高? 尽管三阴性乳腺癌可以影响到任何人,但它更常见于年轻女性和黑人女性。此外,三阴性乳腺癌或与携带BRCA1或BRCA2基因突变有关。 如何确诊三阴性乳腺癌? 活体组织检查(biopsy)往往可判断乳腺癌细胞状态。病理学家在收到乳房组织样本后,判定激素受体和HER2受体的存在和水平。如果样本中不存在激素受体,且HER2受体不存在或含量较低,那么可以判定该样本为三阴性乳腺癌。 在一些三阴性乳腺癌病例中,癌细胞分泌出部分HER2,但因含量过低而无法被判定为HER2阳性;这类肿瘤被称为HER2低表达(HER2 low)。约40%的三阴性乳腺癌为HER2低表达。 一些用于判定生物标志物的检查也可以帮助治疗: PD-L1: 一种免疫组织化学检测(immunohistochemistry),用来判定肿瘤是否呈PD-L1阳性,且对免疫治疗产生反应。约35%-40%的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呈PD-L1阳性。 肿瘤遗传学检测:肿瘤细胞的新一代测序(NGS)能够识别出癌细胞的数量和突变的种类,从而帮助医生选择治疗方案,或参与临床试验。 种系遗传学检测(germline genetic testing):种系排序能够判定遗传性突变(BRCA1或BRCA2基因突变)的存在。 如何治疗三阴性乳腺癌? 正因三阴性乳腺癌细胞缺少雌激素和孕酮受体,且HER2蛋白质的含量不足,所以激素疗法、HER2靶向疗法(如:曲妥珠单抗-trastuzumab)无法治疗。 近年来,针对三阴性乳腺癌的若干疗法成为标准治疗。治疗的方案取决于癌症的阶段和生物标记物检测结果。 已获批的疗法包括: 组合免疫疗法+化疗:免疫疗法药物帕博利珠单抗(pemroblizumab)与化疗结合,在临床试验中改善了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疗效 该组合疗法被批准用于早期(2或3期)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术前治疗,也可作为转移性(4期)三阴性乳腺癌且PD-L1呈阳性患者的一线治疗。 帕博利珠单抗免疫疗法或可用于具有罕见特征的乳腺癌患者,通过新一代肿瘤排序方法确认特征,如:患者体内有较高数量的突变,或呈微卫星不稳定性(microsatellite instability)。 PARP抑制剂:PARP抑制剂是靶向药物,防止癌细胞修复自身,促进癌细胞死亡。 PARP抑制剂奥拉帕尼(olaparib)和他拉唑帕尼(talazoparib)已经获批,用于治疗遗传BRCA1或BRCA2突变的转移性三阴乳腺癌患者。 奥拉帕尼(olaparib)也被批准作为局部治疗(手术、放疗)和化疗(辅助治疗) 完成后的疗法,治疗携带遗传性BRCA1或BRCA2突变的高风险、早期三阴性乳腺癌患者 抗体偶联药物(antibody-drug conjugates):抗体偶联药物(ADCs)是三阴性乳腺癌治疗领域中一个潜力十足的新方向。这种药物意在通过特异的靶点,有选择性地向癌细胞输送高剂量的化疗药 两项抗体偶联药物已经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批准,用于治疗三阴性乳腺癌(此前至少完成一次针对转移性疾病的化疗): 戈沙妥珠单抗(Sacituzumab govitecan)以TROP2蛋白质为靶点,TROP2在三阴性乳腺癌中往往过度表达 优赫得(Trastuzumab deruxtecan) 以HER2为靶点,已获批用于治疗HER2低表达癌症 我如何参与三阴性乳腺癌科研?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Susan F. Smith妇科癌症中心正在展开多项临床试验,为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开发新的治疗方案: 新靶向治疗单药以及新靶向治疗与其它疗法组合 早期癌症的抗体偶联药物(ADCs)作为转移性疾病的一线疗法,以及ADC与其它疗法组合 新免疫疗法组合,包括:疫苗 此外,丹娜—法伯还开展了三阴性乳腺癌生物库,用于收集新确诊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数据和样本。该生物库包含了超过200位患者的数据,样本来自于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医护合作计划(Dana-Farber Cancer Care Collaborative)的所有与会机构。 作为一个综合性平台,三阴性乳腺癌生物库赋予了研究人员循证重要新生物标记物和回答悬而未决的问题的能力。生物库中的样本包括肿瘤组织、血液、粪便样本、临床数据和调查问卷数据。生物库的信息不仅帮助研究人员发现潜在的重要生物标志物,还开辟研究的新方向,如:微生物在三阴性乳腺癌疾病中的作用。以生物库信息为基础的诸多研究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中。 乳腺癌的其它亚型: 激素阳性乳腺癌 … Read more

什么是CHEK2?

发布日期:2019年8月27日 更新时间:2023年6月2日 医学审校:Huma Q. Rana博士(Huma Q. Rana, MD, MPH) 关键摘要: CHEK2是一种肿瘤抑制基因,保护细胞免于癌变。 遗传基因突变的人群罹患某种癌症的风险有所加剧,更为频繁的筛查或可使其受益。 CHEK2是 “检测点激酶2(checkpoint kinase2)” 基因的缩写。该基因为血细胞生产CHK2蛋白质提供指令,当细胞里的DNA损毁或DNA链断裂时,CHK2被激活。 CHK2蛋白质有什么作用? CHK2和其它基因响应DNA损坏的机制如下:通过终止细胞分裂并判断细胞之于人体健康应修复损伤还是自毁。这一过程确保了具有基因损伤或突变的细胞在分裂时,不会将 “有害” 的DNA传给下一代。这种基因突变可被视为迈向癌变的第一步。CHEK2使得细胞免于癌变,也被视为一种肿瘤抑制基因(tumor-suppressor gene)。 当CHEK2自身产生突变时(即构成CHEK2的DNA出错时),它的功能受损。在CHEK2基因不能正常作用时,细胞就失去了一个生长的关键限制,并且离无节制分裂的癌症更进一步。 哪些癌症携带CHEK2基因突变?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指出,很多癌症都有CHEK2基因突变,包括:乳腺癌、肾癌、甲状腺癌等。有些脑肿瘤和骨肉瘤(osteosarcoma,一种骨癌)也有CHEK2基因突变。 携带CHEK2突变的人群有哪些风险? 携带CHEK2基因突变的人群罹患某些癌症的风险更高。携带CHEK2基因突变的女性罹患乳腺癌的风险是与未携带CHEK2基因突变的女性的两倍以上。因风险加剧,携带CHEK2基因突变的女性需要更为密切的乳房筛查。 结直肠癌、前列腺癌风险加剧是否与CHEK2基因突变相关尚不明确,但是携带CHEK2基因突变的人群需要与家庭医生和遗传学专家咨询,是否需要针对结直肠癌和前列腺癌展开筛查。 大部分携带CHEK2基因突变的个体都有该基因的一个正常基因的副本,以及一个突变的副本。因为子女从父母两人处分别集成一个基因的副本,因此携带CHEK2基因突变的人群遗传给子女的概率为50%。此外,因为CHEK2突变通常是通过基因传播的,所以知道自己携带CHEK2基因突变的人应该告诉近亲,以便他们根据自己的医院接受筛查检测。 近期有哪些CHEK2相关的科研信息? CHEK2会发生许多不同的突变,包括该基因DNA的拼写错误。根据突变发生的位置,它们会从多方面影响基因:有些会关闭基因或阻止基因活性;或使得具有缺陷的CHEK2产生。 最近,由丹娜—法伯科学家Huma Rana博士和Brittany Bychkovsky博士带领的一项研究,对数千位患者的数据进行分析,以判断有些基因突变是否与某些特定类型的癌症相关。他们发现,无论患者携带哪种CHEK2基因突变,它都与乳腺癌、肾癌、甲状腺癌相关,与结直肠癌并不相关。此前,学界曾认为:在CHEK2基因突变患者中,结直肠癌更为常见。遗传学专家可根据以上研究,帮助先天携带CHEK2基因突变的患者更好地了解患癌的风险。 点击此处,从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癌症遗传学和预防学诊所了解更多有关癌症风险的信息。 医学审校人简介: 2007年,Rana博士毕业于新泽西医学和牙科大学的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医学院(Robert Wood Johnson Medical School at the University of Medicine and Dentistry of New Jersey)。随后,她在西奈山医学院(Mount Sinai School of Medicine)完成了内科学住院医师培训,以及遗传学和基因科学专项培训。2020年,Rana博士在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获得公共卫生硕士学位。自2012年起,Rana博士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任职。 转载须知 … Read more

PARP抑制剂药物或称为某些卵巢癌患者随访治疗的部分标准

奥拉帕尼(olaparib)是一种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抑制剂(PARP inhibitor,简称PARP抑制剂),它或将成为新近确诊且携带BRCA1或BRCA2基因突变的卵巢癌患者的标准随访疗法(follow up therapy)。 一项国际研究显示,与安慰剂组患者相比,经奥拉帕尼治疗的患者们的死亡风险或疾病恶化比例要低70%,且后者的无进展中位生存期(median progression-free survival)有所改善。 基于以上研究成果,2018年12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了奥拉帕尼作为两类患者的 “维持治疗法(maintenance therapy)” :1)新确诊且BRCA突变测试呈阳性的晚期卵巢癌女性患者;2)对一线铂类化疗(initial platinum-based chemotherapy)有反应的卵巢癌患者。 因一项重大的国际临床试验结果表现强劲,目前,医界为对一线化疗(initial chemotherapy)有反应的晚期卵巢癌(an advanced form of ovarian cancer)患者采用了一种新的标准治疗。该临床试验名为SOLO-1试验,研究人员发现:在完成化疗后,携带BRCA1或BRCA2基因突变的新确诊的卵巢癌患者们经奥拉帕尼治疗后,其死亡或疾病恶化的风险比安慰剂组的患者降低了70%。奥拉帕尼(商品名:Lynparza)是一种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抑制剂(PARP inhibitor),而PARP抑制剂的作用原理是干扰癌细胞修复其DNA损害的能力。肿瘤细胞修复DNA损害的能力已然因BRCA突变(BRCA mutations)而有所削弱,奥拉帕尼则可在肿瘤细胞里聚集大量的基因组损害(genomic damage),使肿瘤细胞得以自毁(self-destruct)。 该临床试验由来自美国和其它三个大陆的研究人员带领,共有391位新近确诊晚期高分化浆液性或子宫内膜样卵巢癌(advanced high-grade serous or endometrioid ovarian cancer)、原发性腹膜癌(primary peritoneal cancer)或输卵管癌(fallopian-tube cancer)患者参与试验,且这些患者的BRCA突变测试结果都呈阳性,其肿瘤亦在手术(surgery)和铂类化疗(platinum-based chemotherapy)后有所缩小。其中,260位患者被随机分配到奥拉帕尼治疗组,余下的131位患者被随机分配到安慰剂治疗组。在41个月的中位期(median period)后,奥拉帕尼组患者的死亡或疾病恶化风险不仅比安慰剂组的低70%,研究人员还推测:奥拉帕尼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edian progression-free survival)比安慰剂组的要长3年左右。中位无进展生存期指的是患者在生存的时候疾病没有恶化。 该疗法最常见的严重副作用(adverse side effects)为:恶心(nausea)、疲惫(fatigue)、呕吐(vomiting)、贫血(anemia)及腹泻(diarrhea)。2018年,该实验结果在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uropean Society for Medical Oncology)于慕尼黑举办的年会上发布,此后,《新英格兰医学》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亦发表了该研究的相关结果。 此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了奥拉帕尼可作为一种 “维持” 治疗(“maintenance” therapy)的药物——暨防止患者在接受一线疗法以后出现癌症恶化或复发的疗法,维持治疗的对象是复发性卵巢上皮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recurrent epithelial ovarian, fallopian … Read more

何为生物标记?

生物标记(biomarker)是 “生物学标记(biological marker)” 的简称,是可以作为客观测量及对正常或异常发展过程、症状或疾病进行标记的物质。血液或其它体液或组织中的一个分子(molecule)可以作为一种生物标记。另一种生物标记指的是一个基因标记(genetic signature)或 “指纹(fingerprint)” ,暨揭露一些生物学条件的一组基因活动的模式。 生物标记的例子从脉搏到血压、基础化学成分,再到实验室对血液及其它组织进行的更为复杂的测试不等。在肿瘤学领域,生物标记的例子或许是由一个肿瘤或身体对癌症的一个特异反应分泌而来的一个分子。它可以帮助临床人员识别出早期癌症,对癌症的侵袭程度作出预测,或对患者对疗法的反应程度作出推断。 一些用于检测癌症存在或对疗法有效性作出评估的生物标记有:针对肝癌(liver cancer)的AFP,针对慢性髓性白血病(chronic myeloid leukemia)的BCR-ABL,针对卵巢癌(ovarian cancer)的CA-125,针对胰腺癌(pancreatic cancer)的CA19.9,以及针对结直肠癌(colorectal cancer)的CEA。 生物标记也被用来预测或监测癌症复发的情况。例如:针对乳腺癌化验的安可待(Oncotype DX®)就是用来预测接受过早期乳腺癌(breast cancer)治疗的女性患者在疾病复发方面的概率的。安可待以肿瘤活检(tumor biopsy)为切入口,对一组细胞里的21种基因进行检测,而后得出一个复发风险指数。 癌症生物标记也被投入到检验一个疗法长期疗效的监测中。研究人员不断地探索这些生物标记替代当前以影像为主的测试(如:CT-计算机断层扫描及MRI-核磁共振)的潜能。 生物标记研究最炙手可热的领域之一是免疫疗法(immunotherapy),这是一种对患者免疫系统进行调节从而用药物或经人工操作后的免疫T-细胞(modified immune T cells)为主的抗癌疗法。在过去的数年间,免疫疗法在某些癌症患者的治疗中呈现巨大的飞跃,但是目前仅有极少的患者能够对免疫疗法药物起反应。 研究人员还正在努力寻找能够尽早鉴别哪些患者更容易对免疫疗法起反应的生物标记。在某些类型癌症领域,免疫 “检查点” 分子的存在或缺失已被证实与对免疫疗法呈更好或更坏的反应有关联,如:PD1之于免疫细胞,或PDL-1之于癌细胞。举例来讲,一项临床试验显示,与化疗相比,免疫疗法药物派姆单抗(pembrolizumab)可帮助非小细胞肺癌(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癌症患者及其中肿瘤表现出高水平PDL-1的患者的死亡风险降低37%。 正因学界对免疫疗法生物标记的需求如此重要,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组建了一个以研究中心和数据中心为主的研究网络,开展对免疫疗法的生物标记的探索。这个研究网络由四所癌症免疫监测和分析中心(Cancer Immune Monitoring and Analysis Centers (CIMACs))组成,其中一所即为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此外还有一个数据储存中心——暨癌症免疫数据共享中心(the Cancer Immunologic Data Commons (CIDC)),后者也位于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

ChatGPT与医学:好处、坏处、怪异之处

发布日期:2023年7月18日 作者:Rob Levy 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ChatGPT自问世以来,就以高度模拟人类语言和反应的能力著称,但这让很多人感到担忧。正如此前的每一种科技创新一样(如:电话、制冷、塑料),ChatGPT也一定会在医学领域里找到用武之地。人们在ChatGPT上搜索关于健康问题的信息。医生也在研究ChatGPT帮助自己和保险公司起草文书或者回答患者问题的可能性。ChatGPT给出的结果有时令人印象深刻,偶尔令人费解,也有时让人发笑。 为探寻ChatGPT在医学领域中的一些潜在益处和短板,我们采访了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两位专攻胃肠道癌症的医师:Benjamin Schlechter博士(Benjamin Schlechter, MD)和Douglas Rubinson博士(Douglas Rubinson, MD, PhD)。两位专家也对ChatGPT进行过实验,以衡量它的优缺点。 问:我们先从积极的方面切入。在医学领域,ChatGPT如何帮助医生、患者和公众? Rubinson博士:有时,ChatGPT在医生纠结的问题上发挥很好的作用,比如:用患者易理解的语言解释复杂的医学问题。在回答患者问题方面,我可以让ChatGPT根据不同的理解程度作出回答,包括:5年级水平、高中一年级水平、大学生水平、生物化学博士水平之间。在与患者交流方面,我并不认为ChatGPT已经成熟到我们可以直接用它给出的答案,但是它可以提供一个初稿文本,供医师编辑、校正后,再发给患者。 Schlechter博士:ChatGPT可以帮我们提供写作的框架。 如果我让ChatGPT就某个话题写作,或者写一个段落,它生成的文字大概有50%的准确性,但是它很有逻辑性。我发现,在某种程度上,ChatGPT最有用的地方体现在它交流的节奏上,非常清楚、准确、有条理,以线性的方式表达内容。这或许并不是人类思考的方式,但却是学习的方式。当我让ChatGPT写东西时,它的条理性往往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而并不一定是它提供的数据。此外,ChatGPT还有助于开启写作的过程。比如,当我写东西遇到瓶颈时,也许会让ChatGPT帮我写一段开头。它写的内容也许不能完全准确,但是我可以编辑、校对,所以它为我写作提供了一个方向。 问:能否举例说明:在什么情况下,ChatGPT能帮助患者了解一个复杂的医学问题? Rubinson博士:对于接受基因检测的患者而言,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区分生殖系检测(germline testing)和体细胞检测(somatic testing);生殖系检测是寻找肯可能传给子女的遗传性基因异常,而体细胞检测则是在肿瘤组织中识别出特异性遗传异常。在这方面,ChatGPT做得非常好,它为患者提供简单、易懂的解释,从而与家人分享。 问:作为医生,您能知道ChatGPT提供信息的准确性。针对患者用ChatGPT了解癌症研究成果,您有哪些建议? Schlechter博士:ChatGPT最大的问题之一在于它的回复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回顾性数据的。也就是说,ChatGPT偏向于用很多年前发表过的数据信息,而较少用新数据提供信息。ChatGPT并不一定能提供最准确的信息,它为用户提供的是互联网上最流行或者最普遍的信息。网络上,关于旧研究的信息往往会比新研究多。因此,ChatGPT的回复也会体现这一趋势,从而导致它提供的信息也有可能是过时的。例如,在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过世后的几个星期里,如果我们在ChatGPT上询问关于她的信息,ChatGPT会告诉我们:她还在世。 ChatGPT也不太善于处理细微的差别。如果,一些新的研究发现让我们对某种疾病及其治疗产生了细微的认知改变,那么 ChatGPT 可能会忽略这种变化。 Rubinson博士:我们跟患者强调,在了解治疗自己所患癌症方面,一定要审慎利用网络上的相关信息。我们已经实现了医疗信息的民主化——免费、自由获取,患者带着与治疗和临床试验相关的尖锐问题就诊,这真是太好了。与此同时,癌症的医护也有很大的特殊性,它需要我们对诊断有极为深入和细致的了解:患者癌症到了几期?有什么亚型?癌症浸润性多高?癌症有哪些基因组特征?患者此前接受过哪些治疗? 除癌症外,患者还有哪些健康问题?在临床决策中,ChatGPT很难回答其中的多项问题。 问:我们经常听闻ChatGPT可能给出错误、甚至是虚构的信息,您有同感吗? Schlechter博士: 在有些案例中,是这样的。有一次,我让ChatGPT寻找某个癌症的数据,它竟然凭空捏造了一个等式,甚至还给它命名。尽管这是一个无用的等式,但它看起来非常具有说服力。从某种程度上看,这就像是跟小孩子讲话一样:小孩子擅长编故事,你越问,他们就越能往下编。在这种情况下,正因为我让ChatGPT去阐释,它就不断地添油加醋,编造细节,但没有一个是真的。对于一台计算机而言,ChatGPT非常自信。 问:所以,ChatGPT并不能作为患者和医师交流的替代品? Rubinson博士:没错。在照顾患者方面,我们有着跨学科肿瘤委员会,这包括:肿瘤内科学家、肿瘤外科学家、放射肿瘤学家、病理学家和放射专家,我们会进行会诊,讨论患者的治疗方案。这种高度集中的讨论、咨询、合作模式,以及在做出临床决策时所需的细致入微的理解,是不能被ChatGPT这样非智能文本预测模型所复制的。 Schlechter博士:在我们将ChatGPT投入患者医护前,我们应该对它展开临床试验,就像我们临床中使用的任何东西一样。无论是新型的心脏监测器、新药或者外科技术,我们都要对它的好处和风险展开正式的评估。这也适用于ChatGPT。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

双特异性抗体治疗多发性骨髓瘤:6个必知事项

发布日期:2023年6月12日  作者:Rob Levy  医学审校:Shonali Midha博士(Shonali Midha, MD)  2022年,特立妥单抗(teclistamb)成为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获批的首个治疗多发性骨髓瘤(multiple myeloma)的双特异性抗体药物(bispecific antibody)。专家表示,特立妥单抗是近年来治疗骨髓瘤最重要的进展之一,每年,美国有超过3.5万人确诊这种血癌。  什么是双特异性抗体?它作用的机制是什么?  抗体是呈Y型的蛋白质,在免疫系统中至关重要。数百万的抗体能锁定引发特定疾病的微生物、受感染的细胞或癌细胞。抗体与名为抗原的表面分子结合,抗体或摧毁这些有害微生物、细胞,或诱发免疫系统对其发起攻击。  标准的抗体仅与一个抗原连接,而双特异抗体能够同时与两个抗体连接。例如,特立妥单抗不仅与骨髓瘤细胞表面的BCMA抗原连接,还与免疫T细胞表面的CD3标记物结合。因此,这种连接让骨髓瘤和T细胞更为紧密,从而激活T细胞,促使它们消灭骨髓瘤细胞。  特立妥单抗适用于哪些患者?  至2023年3月,特立妥单抗获批,用于治疗复发性或难治性(无应答)骨髓瘤的成年患者,这些患者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此前以接受过至少4次治疗,包括:蛋白酶体抑制剂(防止癌细胞分解不必要的蛋白质)、免疫调节制剂(刺激免疫系统)、在骨髓瘤细胞中与CD38蛋白质连接的抗体药物。您可以和丹娜—法伯医护团队咨询参与相关临床试验的事宜。  特立妥单抗如何给药?  特立妥单抗由皮下注射,并遵循“递增”的方式给药。在住院期间,患者注射前三针,剂量逐级递增。在每一次注射后,我们都会密切观察患者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如:细胞因子(活素)释放综合征(cytokine release syndrome),这是一种快速形成的炎症反应。如果患者在48小时内没有出现不良反应,可注射下一针。没有出现不良反应的患者需住院一周左右,出院后,患者需在诊所内进行药物治疗。  特立妥单抗的疗效如何?  特立妥单抗经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是在临床试验的第2期,有超过60%的患者对治疗有积极响应。近30%的患者完全响应,这也代表着他们的癌症症状全部消失。  有哪些最常见的副作用?  在名为MajesTEC-1的2期临床试验中,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有发热、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低血细胞计数、肌肉骨骼疼痛、疲惫、上呼吸道感染、恶心。您可以和医护团队咨询如何应对或防止常见副作用的方法。  还有其他治疗骨髓瘤的双特异抗体药吗?  目前,学界正在对很多双特异抗体药物展开临床试验,以骨髓瘤细胞中BCMA抗原为靶点的特立妥单抗就是其中之一。其他试验以骨髓瘤细胞中的其他抗原为突破口。以特异性抗体和其他疗法结合的试验也在积极开展中,请拭目以待。  医学审校人简介: Midha博士是丹娜—法伯肿瘤内科学医师,专攻多发性骨髓瘤和浆细胞疾病。她在南佛罗里达大学完成内科学住院医师培训,担任首席住院医师,后在墨菲特癌症中心完成血液学和内科学专项医师培训,担任首席专项医师。2021年,Midha博士加入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杰罗姆·利伯多发性骨髓瘤中心(Jerome Lipper Multiple Myeloma Center at 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此外,她还在哈佛医学院担任医学讲师一职。Midha博士的临床和科研方向包括:深入研究高风险疾病、新型细胞疗法和免疫疗法在多发性骨髓瘤的有效应用。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

干细胞移植如何治疗癌症?

发布日期:2023年5月18日 作者:Rob Levy 医学审校:Arnold S. Freedman博士(Arnold S. Freedman, MD) 干细胞移植(stem cell transplants)治疗多种与血液相关的癌症。移植的目的是为了治愈疾病,或极大程度地延长患者生命。 干细胞移植可用于治疗以下疾病: 急性成淋巴细胞白血病(Acute lymphoblastic leukemia (ALL) ) 急性髓细胞白血病(Acute myeloid leukemia (AML) ) 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 (CLL) ) 慢性髓细胞源性白血病(Chronic myelogenous leukemia (CML) ) 霍奇金淋巴瘤(Hodgkin lymphoma) 非霍奇金淋巴瘤(Non-Hodgkin lymphoma) 多发性骨髓瘤(Multiple myeloma) 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Myelodysplastic syndromes) 瓦尔登斯特伦巨球蛋白血症(Waldenström’s macroglobulinemia ) 为什么有些患者需要干细胞移植? 造血干细胞移植用来治疗因骨髓或血细胞病变引起的癌症和一些非恶性血液疾病。骨髓(marrow)是骨骼里呈海绵状的物质,是造血的主要组成部分;红细胞(red blood cells)负责为人体全身的细胞输送氧气,并运走二氧化碳;白细胞(white blood cells)对抗疾病;血小板(platelets)负责凝血。 当癌症在骨髓组织中产生时,后果严重:出现抵御疾病的能力减弱、疲惫和虚弱、体重减轻、容易出血或淤青等问题。 干细胞移植可以清除病变的骨髓和血细胞,形成新的骨髓、血细胞、血小板,让患者的供血有了新的开始。 谁符合干细胞移植条件? 患者需要满足一系列条件才能进行干细胞移植,包括:年龄、以往的治疗、整体健康、癌症的病种和阶段、对干细胞移植治疗响应的可能性,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合适捐献者的可用性或使用患者自身干细胞的可能性。 干细胞移植都涉及哪些方面? 自体移植(autologous transplants)是指用患者自身的干细胞进行移植。在移植前,患者要接受大剂量的化疗(chemotherapy)和(或)放疗(radiation therapy)杀死全身的细胞,但这两种治疗的副作用就是损坏了骨髓。 异基因移植(allogeneic transplants)是指从一位合适的捐献人处采集干细胞的移植。这类移植也需要大量的化疗和(或)放疗。移植的干细胞生成白细胞,发起抗癌攻击,也叫“移植对抗白血病”效应(graft-versus-leukemia … Read more

如何确定癌症治疗的医护标准?

发布日期:2023年5月9日 作者:Rob Levy 医学审校:Harold Burstein, MD, PhD & Peter Enzinger, MD 总体而言,医护标准(standard of care)是指医学专家认同的针对某种疾病的治疗,且被健康从业人员广泛接受。它也被称为最佳实践、标准医疗护理和标准治疗。 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肿瘤临床实践指南(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阐述了癌症治疗的公认标准。包括丹娜—法伯在内、来自NCCN32个成员机构的逾1700位临床专家和肿瘤学科研人员,完成了61个独立的座谈会,开发并更新了上述指南。目前,这些指南适用于美国97%的癌症。 乳腺肿瘤内科学专家Harold Burstein博士(Harold Burstein, MD, PhD)代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参与NCCN乳腺癌工作组。(NCCN每个成员机构派一位代表,参加NCCN年会,共同检阅、更新标准医护指南) Burstein博士表示:“我们在NCCN参与水平极高的研讨会,商议专家认定的标准医护,以长期的临床实践和大型随机临床试验中实时更新的数据为衡量标准。”在NCCN肿瘤临床实践指南以外,NCCN还针对特定的癌症罗列了适用的药物清单;这些药物收录于被美国联邦医疗补助(Medicare)和联邦医疗保险(Medicaid)批准的药物名录。 丹娜—法伯/布莱根癌症中心食管癌和胃癌中心主任Peter Enzinger博士(Peter Enzinger, MD)也参与了NCCN的工作,负责编写食管癌和胃癌指南。 Enzinger博士指出:“这些指南不仅在美国广泛应用,还被翻译成多种语言,成为许多国家的医护标准。” 除NCCN以外的其他组织和机构编纂各自的指南,例如:美国临床肿瘤(ASCO)和欧洲临床肿瘤学会(ESMO)。肿瘤学家们也有其它辅助的工具,包括订阅的软件系统UpToDate,辅助医生的临床决策。Burstein博士指出,丹娜—法伯以及美国境内近乎每一个治疗中心的癌症患者均获得标准医护,但是也有一些限制的情况出现,即标准医护并不完美,医护工作者没有接受新的想法。“这种情况或许是测试新药、略过放疗,或者对现有的治疗尝试一种新的剂量。”在上述情况中,学界则在临床试验中比对新疗法和标准疗法。 Burstein博士强调,NCCN指南针对多种癌症汇集了诸多癌症权威,提供了以循证为基础、共识为导向的治疗指南,保证所有患者得到预防、诊断、治疗和辅助的服务,从而增加获得积极治疗的机会。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

痔疮与结肠癌有关吗?

作者:Rob Levy 医学审校:James M. Cleary博士(James M. Cleary, MD, PhD) 尽管痔疮(hemorrhoids)和结肠癌(colon cancer)有一些共同的症状,如:直肠出血,但这两者是非常不同的疾病。出现两者中任何一种疾病的患者需要经医师评估:尽管痔疮远比结肠癌常见,但患者还是需要经过医师诊断,无论确诊哪一种,都要根据医师的建议确认治疗方案。 研究表明,痔疮不会引发或加剧个人罹患结肠癌的风险。 痔疮的症状: 痔疮是直肠和肛门部位肿胀的静脉,可分布于直肠内或靠近肛门周围的皮肤里。通常而言,痔疮并不危险,在某些情况下几天后可消除。 痔疮十分常见,多达3/4的成年人时常会受到它的影响。有一系列非处方治疗可以缓解痔疮,效果颇丰。 痔疮的诱因往往不是很明确,但直肠或肛门有压力时,常有痔疮,例如:排便时的压迫。妊娠期、久坐不起、慢性便秘或腹泻、提升重物有可能更会导致痔疮。 痔疮最常见的症状有: 肛门部位瘙痒或刺痛 大便里呈鲜红色 疼痛或不适,特别是排便时 肛门周围有疼痛或敏感的肿块 结肠癌的症状: 结肠癌是一种产生于大肠内的恶性肿瘤;当肿瘤在结肠的尾部6英寸的地方产生时,它被称为直肠癌(rectal cancer)。结肠癌和直肠癌是美国位列第四的常见癌症,在45岁以下人群的发病率逐年上升,其原因尚未可知。 在早期发病阶段,结肠癌和直肠癌可能没有症状。与结直肠癌相关的症状也有可能是其它疾病引起的,因此,在症状产生时及时就诊十分重要。结肠癌和直肠癌最常见的症状包括: 便血 排便习惯的变化 腹泻、便秘,或感觉排便不净 大便比平时狭窄 频繁出现疼痛、腹胀、饱腹或痉挛 不明原因的体重骤降 极度疲劳 呕吐 贫血症(红血细胞计数低)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

研究解密尤因肉瘤的遗传性风险基因

在一项由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带领的研究中,科学家们破解了某些DNA破损修复基因中的遗传性变异或加剧个体罹患尤因肉瘤(Ewing Sarcoma,也称尤文肉瘤)。尤因肉瘤常见于青少年和青壮年,是一种浸润性癌症。

50岁以下人群罹患癌症风险正在上升:风险管理措施

大多数复发性癌症患者的确诊年龄往往在50岁以上。然而,在过去的几十年里,50岁以下的成年人确诊多种癌症的比率有所上升;这包括:乳腺癌(breast)、结直肠癌(colorectal)、子宫内膜癌(endometrial)、食管癌(esophageal)、胆管癌(bile duct)、胆囊癌(gallbladder)、头颈癌(head and neck)、肾癌(kidney)、肝癌(liver)、胰腺癌(pancreatic)、前列腺癌(prostate)、胃癌(stomach)、甲状腺癌(thyroid)和多发性骨髓瘤(multiple myeloma)。

植物性饮食有助于预防乳腺癌吗

植物性饮食(plant-based diets)有众所周知的益处,但它能降低乳腺癌患病风险吗?事实上,有些证据表明:多摄入非淀粉类蔬菜的人群罹患某些乳腺癌的风险或许较低。

子宫内膜样和非子宫内膜样子宫癌有何区别?

子宫癌(uterine cancer)也被称为子宫内膜癌(endometrial cancer)。一直以来,科学家们通过显微镜观察肿瘤细胞的外观,将子宫癌分为子宫内膜样(endometrioid)或非子宫内膜样(non-endometrioid)。如今,随着科学家们深入了解子宫癌的分子构成,子宫癌内部的特异性基因变化逐渐成为划分的考量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