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Does Chemotherapy Affect Cancer Cells?

Chemotherapy agents can be divided into three major classes, based on the manner in which they act on cancer cells: Drugs that are active against dividing cells by targeting a specific phase of the cell cycle—the process by which cells duplicate their DNA and separate into two daughter cells. Drugs that are active against dividing … Read more

5 Recent Advancements in Pediatric Cancer Treatment

From new immunotherapy treatments to improved understanding of the genetic mechanisms of pediatric tumors, the past year has brought many important advances against childhood cancers. We sat down with Scott Armstrong, MD, PhD, chair of Pediatric Oncology at 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 to discuss some of these developments. CAR T-Cell Therapy for Relapsed ALL A CAR … Read more

CDK4/6抑制剂如何阻碍乳腺癌生长?

许多癌症的生长以快速和失控著称,这是因为它们的细胞超出了分子制动(molecular brakes)的限制,而后者通常控制着新老细胞交替时的分裂活动。调节这些制动的是一组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cyclin-dependent kinases,简称CDKs)。研究发现,细胞的改变引起CDK4和CDK6两种酶的过度活化,而这种现象在多种癌症种皆有体现。

临床试验如何推动癌症疗法的进步

Geoffrey Shapiro博士(Geoffrey Shapiro, MD, PhD)是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早期药物开发中心(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s Early Drug Development Center (EDDC))的主任,他专长指导一期临床实验——为患者提供最初的试验药物,后者是小型的、经过精心设计的安全性研究用药。他回答了有关临床实验及其如何改善癌症治疗的常见问题。 为什么临床实验如此重要? Shapiro博士(下称GS):临床实验是有且仅有的能够严格测试新癌症药物或药物组合安全性和有效性(safety and efficacy)的方法。临床实验的完成需要科研人员投入极大的精力,并且它能够产出大量的数据,以探索能够真正测试1)该种药物用于患者的安全性的方法;2)正确的剂量;3)单独用药、组合用药或与标准疗法相比,该药物的有效性。 2017年,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临床试验有哪些显著的成绩? GS:在与细胞周期相关的药物开发中,我们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其中包括:CDK抑制剂(CDK inhibitors),这是一种能够预防癌细胞繁殖的药物。CDK抑制剂已经变革了雌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estrogen receptor-positive (ER+) breast cancer)疗法。目前,我们正在研究把这种抑制剂延伸到其它疾病的治疗中,包括:肺癌(lung cancer)、恶性胶质瘤(glioblastoma)和一些种类的淋巴瘤(lymphoma)及肉瘤(sarcoma)。 此外,PARP抑制剂(PARP inhibitors)对有些携带DNA修复缺陷的癌细胞是致命的。这种抑制剂的开发在卵巢癌(ovarian cancer)和亦对一小簇三阴性乳腺癌(triple negative breast cancer)患者的应用上很成功,我们还正在探索PARP抑制剂用于胰腺癌(pancreatic cancer)和前列腺癌(prostate cancer)的可能性。在免疫肿瘤内科学(immuno-oncology)方面,我们专注于开发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s)相关的新组合疗法,前者是释放免疫系统攻击癌症的药物,如此,我们能对顽抗的癌症进行操纵,使其缩小并对药物产生反应。 有哪些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能预示患者恢复结果的改进? GS:我们有能够直接针对药物耐受性(drug resistance)的临床试验。例如,当一个细胞对PARP抑制剂呈抵抗性时,我们就会对背后的原因进行分析,并开发能够扭转这种耐受性的药物组合。此外,我们对细胞构成的微环境抑制人体免疫系统反应的复杂性也有了更好的了解,这是借助开发新药物以预防、扭转这样的抑制完成的。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临床试验经费从哪里来? GS:有三个途径。1)制药公司可赞助一项研究,并为相关的临床试验提供经费。一般来说,这种赞助都是全款的。2)临床试验可由研究人员发起,我们会向制药公司展示相关的想法。如果他们感兴趣,将会提供部分资金,余款则需要我们从补助金和慈善募捐中寻找。3)通过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NCI)拨款。我们是NCI下属的12个主要实验疗法临床试验网络之一(major Experimental Therapeutics Clinical Trials Network sites),也就是说,我们从美国联邦政府得到的补助金(grant)能让我们带领由NCI赞助的研究。在这种情况下,NCI负责供应药物,并且监督这项研究。 但是,尽管目前有联邦补助,但是我们的研究经费还是不够。我们需要从慈善募捐甚至是补助捐款(supplemental grants)中填补缝隙。 关于临床试验,人们应该有哪些了解? GS:尽管在征集本所患者参与临床试验这方面,我们的成绩非常耀眼,但是从全美范围内召集患者方面,参与临床试验的癌症患者比例还是很低。对于患者而言,参与临床试验非常重要,也是有且仅有的能够推动癌症疗法进步的途径。 点击此处了解更多来自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临床试验的信息。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

何为脂肪肉瘤?

肉瘤(sarcomas)为代表的癌症产生于人体的结缔组织(connective tissues),如:肌肉、脂肪和骨骼,它们将人体连接起来。随机的DNA错误(DNA errors)导致脂肪细胞里形成了呈恶性生长的脂肪肉瘤(liposarcoma)。

癌症和肿瘤的区别

癌症(cancer)是一种疾病,指的是几乎遍布体内的细胞开始不受控制地分裂。当实体组织(如:器官、肌肉或骨骼)里出现癌细胞增长时,我们称之为肿瘤(tumor),后者或可从血液及淋巴系统扩散到周围的组织中。癌症治疗旨在消除这些异常细胞,或减缓、阻止癌细胞扩散。